<big id="cnssl"><em id="cnssl"></em></big>

        <bdo id="cnssl"></bdo>
      1. 她教過的差生,全都上了大學:沒有失敗的學生,只有失敗的教育


        就像是米開朗琪羅能從每一塊大理石中看見天使一樣, 瑪法柯林斯(Marva Collins)認為每一個孩子身上都有一個優秀的、才華橫溢的內在。
        上個世紀 80 年代,曾有一位小學老師,先后受到里根和老布什,兩任總統邀請,希望她能夠進入聯邦政府擔任教育部長。

        但兩次都被她拒絕了,每次她的答案都一樣:“抱歉,總統先生,我只屬于教室?!?/p>

        她就像是一個精力充沛的發電機,源源不斷地為每一個孩子注入強心劑,堅定他們積極面對這個世界的態度。

        她教孩子們懂得停止抱怨這個世界的不公平,而是把時間和精力花在學習和思考上。因為這才是改變自己,改變世界的方式。

        她叫瑪法·柯林斯(Marva Collins),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。

        42年前,把家里的一個房間當做教室,柯林斯開辦了自己的學校,奇跡就是從這間小教室開始誕生的。

        在柯林斯的學校里,大家口中“無可救藥”的問題學生,四年級就可以讀莎士比亞的作品,十歲就可以做高中數學題。

        他們不僅順利從小學畢業,還上了中學、上了大學并順利畢業。成為政治家、商人、律師、醫生……還有相當多學生選擇成為教師。

        沒有豫章書院的小黑屋,沒有楊永信的電擊療法,柯林斯不僅改變了“壞孩子”們的行為,也從真正意義上改變了他們一生的軌跡。

        在種族主義盛行的年代,出生于阿拉巴馬州的黑人家庭的柯林斯從小就懂得:只有加倍努力才能讓生活擁有尊嚴。

        父母在她幼時離異,但都從未吝嗇于表達對她的愛與關心,在當時,獲得一份秘書的工作,對于黑人女性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。

        但爸爸一直鼓勵她:“你聰明、漂亮,你是最特別的,長大之后,肯定能做一個秘書”。

        女兒果然沒讓父親失望,22 年后,她的聰明才智,讓她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秘書。

        雖然工作不錯,但很快柯林斯就覺得:這里不適合我,我的使命不在這里,教書才是我真正想干的事情。

        于是Marva 上了夜校,幾年后獲取了教師證書。隨后,來到芝加哥市的德拉諾小學任教時,柯林斯卻發現:這里孩子們的遭遇與自己的童年并不一樣

        學校所在的加菲爾德公園附近,是芝加哥有名的貧民區。就是那種妓女和匪幫經常出沒,犯罪與毒品一樣泛濫的地方。

        (加菲爾德公園)

        學校里的情況并不比外邊好太多,老師們經常會抱怨:“這幫學生真討厭”。

        大家肯付出的最大努力,只是盡量讓孩子們在學校里待久一些,這樣他們就不會12歲加入街頭幫派,不會那么早接觸毒品并犯罪。

        孩子們在學校里都雙目無光,表情呆滯,還在7歲、8歲或者9歲的時候,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就已經對生活認輸了。

        政治家們鼓動的游行與暴亂能否改變這里,柯林斯不知道。

        但她相信教育是真正的解決方法:讓從這里長大的孩子學會自尊自愛,能夠自食其力,情況也許才會真的有所改變。

        在日常教育中,她把目光放在孩子們的長處與優點上,并積極地鼓勵和培養,讓他們相信自己不是失敗的孩子。

        慢慢的,柯林斯的班上開始成為了“差生”們的避難所。

        不受其他老師歡迎的孩子,還有不守紀律的“問題小孩”,在她的班里沒過多久就都“服服帖帖”,成績也漸漸開始好了起來。

        很多年后,柯林斯的名聲傳遍整個美國時,有人問她:你能成功的關鍵是什么?她回答說:相信學生。

        但教學的成功真的那么簡單嗎?
        至少德拉諾小學的老師們是不信的。

        他們不相信,那些他們嘲笑過的讀了3次六年級,或者換了7所學校都不會寫自己名字的小孩,居然真的可以在柯林斯的班上學好。

        謠言開始誕生。她怎么能讓學生在班上待那么長時間?明明其他班的學生都只想著放學,柯林斯一定是在強迫他們。

        受夠了各種流言蜚語,加上學校在行政管理上反復無常:“學校除了教學不在乎,其它的都在乎”。

        柯林斯決定辭去公立學校的教職,成立了自己的學校。
        1975年,靠 5000 美元,柯林斯 開辦了西區預備學校。學校最初只有 4 名學生,其中還包括她自己女兒。

        最初幾年,柯林斯學校接收的幾乎都是公立學校退學的孩子,這些孩子來柯林斯學校報到的時候,都帶著一大包官方通知,記錄著他們胡作非為的記錄,以及心理和社會問題。

        有一個男孩4年里換了13所小學;還有一個因為曾經用鉛筆戳其他小孩,被兒童心理健康中心趕了出來;一個孩子在上學第一天,就用錘子砸傷了另一名學生。

        他們被認定為是不可救藥的孩子,柯林斯是他們成為街頭混混前最后的希望。

        然而柯林斯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拋開那些所謂的報告,以及孩子日積月累的“前科”記錄。

        因為她見過太多這樣的學生,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人分析,然后冠上標簽:“學習能力低下”,“發育遲緩”,“行為異?!?,“多動癥”……

        孩子們的智商被毫無尊嚴地“檢查”過,再被議論紛紛。

        但孩子們坐不住并不足以證明是多動癥,可能只是他們厭倦了,也可能是他不知道怎么做作業,但又害怕問問題,或者僅僅是比較活躍罷了。

        不過許多老師才不會管這么多,為什么其他孩子都能表現得好,就只有你表現出問題呢?

        遇上難對付、不聽話的孩子,沒有比貼上“這個孩子有問題”的標簽更好的借口了。

        柯林斯堅信:“在我多年的教學生涯中,的確有些學生無法融入學習,但大多數是教育無能的受害者?!?/p>

        她認為任何一個孩子都能學習,除非人們老是說他學不會。

        如果老師認為孩子讀不了書,那么孩子就不會讀書。

        如果老師認為家庭背景差的孩子不能取得好成績,那么孩子也不會取得好成績

        反過來,如果你給孩子創造一個積極的環境也許會看到奇跡是怎樣發生的。

        柯林斯對每個孩子都表現得異常地耐心,總是能讓自暴自棄的孩子們看到積極的一面。

        她相信孩子們學好的關鍵,是他們自己重拾對自己的信心。但對于那些防御心理較強的孩子來說,這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9歲的蓋里就是一個有防備心的孩子,開學后,總是表現出自己桀驁不馴的一面:老師發的練習,他掃一眼就扔到桌子下。

        但和他過去得到的待遇不同的是,柯林斯完全沒有被他激怒,第二天仍舊把卷子和昨天的一起遞給他。

        當他看到手上已經攢下的5份卷子時,蓋里終于忍不住了,他生氣地把一打試卷狠狠扔到地上。

        但柯林斯居然還是沒有生氣,她對孩子們說:“我知道小孩經常會測試自己的極限,我還小的時候也經常這么做,想試著看我能擺脫什么?!?/p>

        接著她興致勃勃地講起了自己干過的“壞事”:

        把爸媽臥室里的鐘調慢一小時;
        上大學時為了逃避做禮拜,偷偷從隊伍里溜出去;
        把同樣的試卷交了10遍,老師卻沒有發現……

        “但是!”柯林斯告訴聽故事聽得很開心的孩子們,“你們交上來的作業我肯定會看,所以不要糊弄我。

        在這里,沒有人會強迫另一個人做什么,這不是我們來這的目的。你們來到這里是為了學習,這樣才能不辜負你們的聰明”。

        這些話當然沒有馬上對蓋里起作用,不過柯林斯依然每天給蓋里發卷子,請他朗讀、回答問題,告訴他:你當然有權利決定怎么做,但我不會放棄你的。

        又過了1天、2天……柯林斯第3天請蓋里朗讀時,他決定要試一試,但只讀了開頭幾個單詞,就遇到難讀的詞,他就把書扔到了教室另一邊。

        “你學走路之前肯定要摔跟頭的”??铝炙垢嬖V他,”犯錯誤沒什么,我們可以一起糾正,但課本可沒犯錯?!?/p>

        淘氣的男孩最終把書撿了起來。

        幾個星期過去,蓋里發現他很難再繼續保持那種敵對的情緒。不管他多少次朝著柯林斯吼道:“我討厭你,我才不做那些該死的作業”

        柯林斯都會回答他:“就算你這樣吼我吧,我始終都是愛你的”

        (電影《The Marva Collins Story》劇照)

        漸漸地,蓋里開始做作業了。突然有一天,他加入到課堂討論中。后來,他變成了班上踴躍發言的孩子,而且非常喜歡寫作

        從來沒有真正對自己無所謂的學生,孩子們表現出的冷漠與不在乎,其實也是把自己的恐懼和沮喪藏了起來。

        他們遭受了太多無法承受的負面評價,他們無法證明自己,只有選擇放棄努力來報復老師。

        但來到柯林斯的學校后,“問題孩子”們終于相信:“不管我做什么,老師都會相信并且接受我?!?/p>

        這個學校不是為了給他們打分,不是為了認定他們“有罪”,而是為了讓他們變得更好更聰明而存在,他們終于不再像過去一樣傷害自己。

        所有被退學的孩子們來到柯林斯這里,總是能獲得意想不到的進步。到了學期的最后一天,他們還常常賴在教室不走。

        逃課打架的孩子“變好”,是因為他們對學校的態度改變了。

        在柯林斯的課堂里,教學大綱從來不是一個硬性的標準。

        她的班里總是有不同年齡段的孩子,最初只有柯林斯一個老師。她把孩子們按進度分組,照顧到每一組學生的情況。

        從0開始的學生,會在單詞拼讀上得到最扎實的鍛煉;掌握了基本閱讀能力的孩子,會被柯林斯帶進一個豐富的文學世界。

        柯林斯不太喜歡用小學慣用的教材,她認為對于加菲爾德貧民區的孩子來說,課本里的生活實在太不切實際了:

        父親總是穿得整整齊齊
        母親從來不工作,整天烤面包
        房間里收拾得干干凈凈
        兄弟姐妹從不爭吵
        孩子的鞋里從來沒有臟東西……

        生活是這么紛亂復雜,她希望孩子們別做溫室里的花朵,要知道世界一定是不完美的。
        “那些和死亡、貪婪、暴力相關的話題不應該被避諱,因為我們必須要教會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下如何成長”。

        她自己是個酷愛讀書的人,很自然地將這些帶到了課堂上,以自己為榜樣,熏陶孩子們閱讀大量文學經典。

        因為世間人性的復雜,往往是文學名著的主題。

        有的孩子可能會認為,莎士比亞、柏拉圖是需要非常有才華的同學才可以讀的,不自信的孩子們會擔心自己不夠聰明,不足以讀懂文學經典。

        但柯林斯會讓孩子們知道:這些看上去很高深的著作,并不是什么“神秘”的東西。

        他們一段段、甚至一句句復習,討論書中的觀點、角色和情節發展。直到孩子們不害怕閱讀,直到他們能拿出書里的知識和老師交流。

        學生變多后,柯林斯不得不把學校搬出家中的房間,在外面租教室。

        她收的學費遠比公立學校低,還有一些學生家長不付學費。所以柯林斯數十年來生活困苦。

        《60分鐘》節目的制片人聽說了她的故事后,事情終于有了轉機。15分鐘的電視節目,讓全美國都知道了這個開在貧民窟的小學。

        看到那些曾經被認為不可救藥的孩子,在一所資源緊缺的學校竟能取得巨大進步,觀眾們都受到了觸動。

        許多資源與資金向柯林斯涌來,學校得以擴招、開辦分校??铝炙惯x擇老師最重要的標準之一,就是必須始終對學生懷有信心。

        但這個平凡的私立學校教師的成功,也引來許多爭議(不過多數批評都來自芝加哥公立學校的老師):

        有人說她的學生其實也是精挑細選的;
        有人說柯林斯偽造了學生成績;
        她還被懷疑接受某項法案的政治資助。

        《華爾街》報紙這樣描述關于她的爭議:

        “這是一個關于國家教育政治的故事,尤其是關于城市貧民區教育的故事,在這里公立教育敗得很慘。而Collins個人的成功是這些教育的恥辱”

        2004年,小布什總統為她頒發了國家榮譽:國家人文勛章。

        小布什感慨地說:“你作為一名黑人女性,生長在種族主義最嚴重的時代,卻變得如此明亮?!?br />
        而后柯林斯一直都專注于教師培訓的工作,直到2015年去世。時至今日,依然有很多老師將她視為榜樣。

        柯林斯的故事也鼓舞了許多人,主講哈佛大學《幸福課》(也叫“積極心理學”)的Tal Ben Shahar老師,曾經是一個聽眾超過5個,就會緊張得難以開口的非常內向的人,這樣的性格其實不適合教師的工作。

        看了柯林斯的自傳后,Tal終于決定挑戰自己。他在哈佛大學開《幸福課》的時候,臺下最多有800個學生在聽他演講。

        柯林斯在自傳中曾說:我不希望孩子們因為自己的出身而受到危害,不想他們輕易屈服自己卑微的出身。

        她告訴自己每一個學生:沒有誰的命運是注定的,你們可以選擇成為什么樣的人。改善生活靠的不是酒精、毒品,而是你們自我挖掘的才能。

        她也用自己一生的故事證明了:好學生和街頭混混之間的差距,有時候只是一個充滿自信與愛的好老師。

        WWW.1197N.COM